雨良辰

【佐鸣】Tracker

惊岚:

#心理学家vs摄影师


#此文写给美人杉 @秃杉 ,一百个么么哒。






初夏的早上,气温还不是很高,路上也没什么行人。




鸣人背着一个大背包,骑着赛车一路狂奔,到楼下的时候他看了看表,还不到八点。锁车,背包,拿架子上楼,在破旧的楼道里支起相机,镜头对准窗外对面那栋房子的一个落地窗。




离八点还有十来分钟。鸣人在楼梯口坐下,从包里拿出一个寿司卷吃起来。他刚洗完澡,金色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但他顾不得擦干了。




错过八点他就完蛋了。




鸣人边吃边盯着对面那个窗户。八点整,他把寿司收进包里,站起来再次调了焦距,开始全神贯注地看镜头。




然后,在那个男人穿着黑丝绒睡袍出现在落地窗前时,按下快门。




“OK.”






两天前,鸣人在学校宿舍里收拾行李时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并不透漏自己的身份,张口却是要鸣人调查一个人。




“工作,住址,日常习惯,恋爱状况等等的生活照。”




“这......我为啥要帮你?”




“报酬一万。”




“不行不行,我不干这档子事。”




“再加1000张拉面券。”




“......我考虑考虑。”




不知道是因为调查对象是他一直仰慕的学长宇智波佐助,还是因为1000张拉面券太具诱惑力,鸣人最后还是答应了。他刚从木叶大学摄影系毕业,正愁找不到活干,没想到生意却自己找上门来。




虽然这活有点上不了台面就是了。




鸣人从架子上取下单反,满意地看着照片。脖子的光线很柔和,锁骨也照到了,黑睡袍把男人的身材勾勒得近乎完美。宇智波佐助弱冠之后一直坚持锻炼身体,保持体型,加上长得帅又是天生的高个子,非常上镜。




所以鸣人并不奇怪有人会专门雇人来拍这个颜王。




鸣人跟佐助并不熟。他学的摄影,佐助则学的是心理学。佐助的论文又获奖了,佐助成绩又是第一,佐助又被女孩子告白了,这些事常常是他从朋友那里听说的。久而久之他就对这个心理学系的学长产生了兴趣。




他敢打赌佐助不认识他。就算有那么一次他在图书馆里找佐助问一本书,他相信佐助早就忘了。想到这里鸣人总是有点难过。




佐助就是光,他只不过是许许多多仰望光的人中的一个罢了。




但现在他有理由也有机会进一步探索这个男人。他骑着赛车一路跟着佐助的跑车到对方的事务所,又在佐助独自去就餐的时候坐在他的斜后方。下大雨的时候他为了拍到佐助喂狗的照片不惜淋成重感冒,大热天的又不得不为了拍到佐助在球场上脱下T恤的一瞬间躲在树下喂蚊子。




这太变态了。鸣人一边唾弃自己的行为,一边乐此不疲地进行着调查,时不时安慰自己只是受雇于人。




“明天他要去海边,你做好准备。”




“?!我没车!”




“借一辆。”




鸣人看着他的雇主发过来的毫无人情味的短信,不禁叫苦不迭。




也罢也罢。就当去海边散散心。




第二天鸣人开着从老爸那借来的车跟着佐助的车就上路了。阳光明媚,微风徐徐,车里放的音乐让他不禁有些心驰荡漾。他懒洋洋地转着方向盘,始终让跑车在自己的视线之内,享受这种躲在暗处的感觉。




如果能和他坐在一起就好了。




不得不说,在第一股热浪来临前逃离城市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鸣人把车停在沙滩边上,看着佐助一步一步向着海浪走去。海风把佐助的白衬衣撩起又放下,他的黑发在风中摇曳。




鸣人背靠着车打开一罐七喜,视线一直不离开那个人。阳光,沙滩,海浪,再加上这样一个男人行走其间,简直是绝配。鸣人发现他对佐助的了解愈深,他就愈被这个人的魅力所吸引。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对佐助的调查已经变成了一种真真切切的欲望,迫切地想知道他的更多,想比别人更深的了解他,佐助的身影甚至开始在他的梦里出现了。




鸣人从车里拿出单反,以他对摄影的热爱学到的最精湛的技巧,在佐助转过头的那一瞬间按下快门。




佐助在笑。他的视线飘向远方,黑色的鬓发摩挲着他的耳廓。鸣人有些愣神。




而后,不知是不是因为被佐助的笑所感染,鸣人看着自己的作品,也傻傻的笑了。






“如何?”




回城的路上鸣人的雇主打来电话。




“拍到一张超经典的,回头传给你。”




“我是问你感觉如何。”




“啊?”鸣人明显愣了一下。




他没想过自己的感受。就算对方的报酬多么诱人,换作别人也不会有他这么上心了,他可以全然不顾自己,只是看着佐助依然那么耀眼就已经心满意足。




“我......呃,”鸣人斟酌着词句,“不讨厌这桩事情。或者说,”他看着前方的跑车,“我想让他成为我的杰作,是的。”




就是这样,我想让他更加耀眼。




他听到电话里对方好像轻笑了一声。




“知道了。”




过了一会对方又发来短信。鸣人趁着红灯拿起手机扫了一眼。




“晚上他有个约会。”




?!!!




鸣人手抖了一下。




“你确定?!在哪里?!!”




过了好一会儿。




“我怎么知道?你跟着他不就完了。”




鸣人差点要吐血。好好好......晚饭吃不上了,还要看着别人秀恩爱......




为什么他竟有点心慌?




“我知道了,”鸣人无力地划手机,“我会跟着他。”






于是当天晚上,在情侣们吃着烛光晚餐说着情话的时候,鸣人忍受潮热,举着单反在餐厅外面守着。庆幸的是佐助和他的女伴在靠窗的一张桌子坐下来,所有的举动鸣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拍到了佐助给对方夹菜,也拍到了两个人碰杯,一旁的烧烤摊传来阵阵香味却没有分走他半点心思。




他觉得自己肺都要气炸了。一团火堵在胸口又发泄不出来,给他的雇主发短信发牢骚对方也不回。佐助的每一个举动他都在心里默默想要制止,可是对方偏偏做着他不想看到的事。




在饥饿和蚊虫的折磨下他熬到了八点。整整两个小时他都在看着佐助不要脸地(他确实这么认为)秀恩爱。终于那两个人起身离开了,鸣人才松了一口气。




但转眼间他的心又提了起来。佐助挽着女伴的手出了餐厅,看样子是要一起回家——鸣人的心砰砰跳着。他看到那个红头发的女人踮起脚尖,在佐助额头上吻了一下。




哐当。鸣人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是心痛吗?他觉得嗓子里难受,难受到眼泪都要出来了。他想闭上眼,又实在忍不住想看看佐助接下来的举动。




好在佐助没有回吻。他只是随意的揉了揉对方的头发,转身向自己的车走去。




似乎并不打算一起回家。




鸣人不由自主地呼了一口气。




多好笑啊。他在心里自嘲,一边看着佐助的跑车呜的一声驶进夜色里。






直到一点钟,鸣人都没有睡着觉。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全是佐助。宿舍里的风扇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他呆呆地盯着那个翕动的扇叶。




这不行,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鸣人拿出手机,翻来翻去也不知道干什么,只好打开了广播。深夜档通常都是情感类节目,他带上耳机,静静地听着。




“这个点还没睡的朋友一定是有心事咯,接下来是我们的来电环节,欢迎大家打进电话,小樱很乐意和大家聊一聊。”




鸣人脑子一抽,打了那个热线。




“您好,欢迎来到小樱夜话。”




“您好。”鸣人躺在床上,他莫名有点紧张,“我想知道暗恋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女主播笑了笑,这声音让鸣人感到踏实。




“可以聊聊你暗恋的那个人吗?”




短暂的沉默。




千言万语,此刻都说不出口了,鸣人尽力拼凑着自己贫乏的语言。




“他很优秀。”鸣人缓缓开口,“是个万人迷。”




“他有洁癖,但是爱狗。想跟他打交道的人很多,但真正的朋友很少。他在工作上非常严谨,但内心又渴望着自由。他被很多人羡慕着,但是我想——”




鸣人吸了一口气。




“——他好像并不快乐。我很难从他脸上发现冷漠之外的其他表情,只有非常偶然的时候,我会看到他的笑。那时我才发现,”鸣人把胳膊放在额头上,“恩......那时我才知道他内心大概也不全是冰冷的。”




“也是有阳光照在那片冰原上的。”




“这个比喻太可爱了。”女主播温柔的声音传过来,“我想你是愿意做他的阳光的吧。”




又是沉默。




“我不确定这算不算暗恋,”鸣人喃喃,“也许吧,我大概是想给他温暖的。”




“有行动吗?”




“啊?这个......”鸣人皱皱眉,“目前......还没有打算,他好像正在和一个女生交往。”




“冒昧的问一下......对方是男生?”




“是的。”鸣人突然笑了笑,“很不幸。”




“祝你幸福。”女主播亲切地回答。




他挂了电话。把这些话说出去终于让他的负担减了不少,正准备入睡,手机突然又响了。




“谁啊......这个点打过来......”




鸣人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是他那个雇主,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




“啥事?不会是佐助半夜跑出去了吧?!”




“......没有。”




“噢,吓我一跳。”鸣人松了口气又躺回枕头上,“你怎么还没睡?”




“你怎么还没睡?”对方反问。




“睡不着。”鸣人翻了个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沉默了一会。




“今天去了吗?”对方轻声问。




“恩,拍到两个人互动的一些照片。”鸣人磨着牙,“女方我不认识。”




又是沉默。




“我很不爽。”鸣人突然说。




“恩?”




“就......不知道为啥,看到他和别人在一起我就烦。”




“你不会是吃醋吧?”嘲弄的语气。




“厚,怎么可能!”鸣人在黑暗中撇撇嘴,“我只是觉得自己要死要活的关注着他,他还是那么潇洒。”




“你的报酬又不少。”




“......是啊,但还是很不爽。”




鸣人听到对方好像关了灯。




“你喜欢他吗?”




夜很静,静到彼此的心跳好像都能从电话里传过去。鸣人睁着眼看着天花板。




“是。”他不知为何有些哽咽。“我想我喜欢上他了。”








次日下午,鸣人站在佐助家的大门前,握紧了拳头。




就是现在了。天堂还是地狱,光明还是黑暗,to be or not to be,他都得有所行动。至少他要对自己这么长时间关心别人的隐私表达歉意,也许会告白,反正他也做好了被轰出来的准备。




没想到对方开门后只是瞥了他一眼,就自己进屋去了。鸣人愣了一下,只好跟着走进来。




他终于能近距离的看到佐助的生活。房间里和他想的一样一尘不染,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盘洗好的番茄,墙上的木格子里整整齐齐地码着书。佐助靠在餐桌旁,抱着胳膊看着他。




“......嗨。”早就想好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了,“我想向你道个歉,我一直——”




“你一直在跟踪我。”佐助看着他。




“......恩。”




“解释一下?”




鸣人看了看佐助。怎么这么淡定,不科学啊,他以为对方会怒的一跃而起。




还有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我......我对你感兴趣。”鸣人想了想决定不把雇主供出来,“我在大学里就一直仰慕你,但是没有机会跟你搭讪,只能用这种方式关注你。”




鸣人又偷偷瞅了佐助一眼,对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你可别把我当成变态什么的......”鸣人小声说,“我只是,只是——”




“只是觉得自己不够优秀,认为我不会搭理你?”佐助朝鸣人一步一步走过来,“明明有那么优秀的作品却连参赛的勇气都没有,因为怕别人嘲笑就从不展示自己,碰到喜欢的人也不敢表白。”他在鸣人面前站定,微微低头看着对方。




“你就这么心甘情愿地做个吊车尾吗,漩涡鸣人?”




鸣人惊讶地抬起头,佐助那双幽深的黑眼睛近在咫尺。




“你认识我?”




佐助勾了勾嘴角。“不可以?”




太近了。鸣人下意识地想退开,佐助却抢先一步扣住他的后背,紧接着一个炙热的吻封住了鸣人的唇。鸣人小心脏猛地一跳,脑子里开始到处噼里啪啦地放烟花。他甚至从没跟人接过吻——被硬逼着和对方的舌头缠绕在一起,闻着佐助身上淡淡的香味。




他被吻的浑身都舒服的发软,索性胡乱摸着佐助的后背,迫不及待地汲取他以前从未奢望过的佐助的情感——他想要的一直都是这个,只是他一直都羞于承认。




“去卧室。”佐助低声在鸣人耳边呼气,说罢也不管鸣人同不同意,直接把鸣人一个拦腰抱起就向卧室走去。鸣人急急地搂住佐助的脖子,又向对方的唇凑过去。




这个笨蛋已经爱上佐助的吻了。








时间仿佛过的很慢,太阳一点一点落下去,华灯初上,夜色降临。佐助醒过来时怀里的家伙还在呼呼大睡。在对方唇上吻了吻,佐助小心翼翼地把胳膊从对方温暖的侧腰里抽出来。




他靠在靠枕上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拿起手机,给鸣人的号码编辑短信。




“你的调查可以结束了,钱和拉面券我会找人寄给你。”




他回头看着鸣人红扑扑的睡脸,笑了笑,在短信里又补上一句。




“我很满意。”




END.




--------------------------------------------------------------




鸣人(一脸严肃):佐助,你套路太深了。


佐助(懒洋洋地):还不是为了上你。

评论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