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良辰

【佐鸣】恋爱制杖的恋爱攻略手册 番外四 论男神与男人的区别

好东西get

一颗真正的蛋:

(五)


正片:这里


番外四(一):点这里


番外四(二):点我哟


番外四(三)+(四):没错是我


  上回书说道,这佐队长为求婚回老家上网把那戒指选,鸣村长办公居家思夫切竟把这暗示错理解,若问此困境如何破,且听下回分——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三月七日,宇智波佐助终于迎来了人生的大日子。只见他梳洗干净,将一头垂顺黑发梳得蓬松飘逸,一张脸盘白得跟雪似的,连根胡渣都看不见。衣服前一天已经洗净,熨得一条褶子都没有,笔挺至极。他思考过要不要穿件西装再拎束红玫瑰,光是想象了一下这幅画面就他就摇着脑袋把这副场景扔到脑内回收站里去了。他有他自己的考量,大张旗鼓反而不好,正是日常之中方见惊喜。那些需要特殊准备好气氛的人,往往都是通过场景和服装的氛围来暗示对方答应。而自己却不同,他对自己和鸣人之间的关系非常自信,只要开口的话一定会同意,那么他要考虑的就只是如何令这个过程充满惊喜。


  所以,要日常,要平静,要淡定,要自然,这样等鸣人翻开书的时候才能获得惊喜。


  草草用过早饭,近来的早饭都是他、止水和带土轮流做,争取让鼬远离厨房,以免造成大型宇智波急性胃肠炎事件。佐助跪坐在面向庭院的训练室,屏气凝神,在潺潺流水声与竹筒击在鹅卵石上发出空洞声中陷入了冥想的状态。


  在他的眼前开始展现出早已在脑内模拟过数千次的画面流程,走入火影办公楼、把书掏出来、鸣人得到书的惊喜、翻开书收到戒指的惊喜、告白、求婚、成功、拥抱、最后开着须佐从办公室飞出去在木叶村的上方接吻。画面如同卷轴一般流畅地被铺开,然后从另一侧徐徐卷上。在卷轴打开到最后一幅画面再被卷起还原为一个卷轴时,那一瞬间,佐助心、神、身、眼合为一体。他猛地睁开双眼,并没有激光从眼中射出,有的是无尽的平静与自然。


  他拿起了躺在身边的粉色封皮的书本站起了身,反手将书放到了身后的忍具包里,穿好披风从家门走了出去。现在正是木叶办公早高峰时期,即使宇智波大宅远离木叶CBD也会看见有穿着绿色战术马甲的忍者们神色匆匆地在各家房顶蹦跳着通勤——这是木叶特色,要求忍者必须从房顶经过以让开主干道,方便普通居民工作上学。并且要忍者们落地轻、落点稳,务必要减少对房顶居民的骚扰,从而实现忍者与一般村民间形成良好的互利互惠关系。


  佐助也不例外,不过他有特殊的上班方法,那就用轮回眼直接开个通道把自己送到木叶村政府楼。


  只见一道传送门刚好开在了火影办公楼之前,佐助调整了一下披风领口的扣子,忽然觉得这么穿可能显得有些过于正式,于是又把它接下来,顺着还没关闭的通道扔了回去。据他了解,大概一分钟后鼬就会出门买菜,所以一定会看见被他扔在门口的披风并把它送回自己房间。


  于是佐助正式抬脚迈进了办公楼的大门,他看见许多忍者们在楼道里来来回回地穿行,大部分都是抱着文件匆匆忙忙地跑着,他用余光看见在台阶的拐角处有一个身影一闪而过,听声音似乎是跑到了火影办公室了。他敏锐地感觉到了今天气氛的不一般,有什么事会让整个办公楼都陷入到了紧张的气氛呢?难道是有大新闻发生?他隐约觉得这件事似乎和自己有关,而除非是大筒木一族来袭,还能有什么东西能让全体人如此紧张?


  他并不准备停止计划,如果真的与大筒木一族有关,那么即使是死他也会保护鸣人和木叶,在应当赴死之时慨然赴死。而就算是死亡,他也得把婚先求了,更何况事到如今他是对生命最执着的人,会为了重要的人而活。


  他进入了火影办公室,屋里没什么人,只有鸣人和鹿丸两个。鸣人坐在办公桌前,双手搭在面前表情阴沉,而坐在鸣人右斜后方小桌后协助办公的鹿丸则满脸的“你们俩好烦快点说完继续干活好吗?”


  他在门口驻足稍许,深吸了一口气,眼看着鸣人身后的窗户后面有一条马尾辫垂了下来又迅速消失了。


  好吧,鼬也跟着来了,那也就是说没准止水、带土也都不知道藏在了哪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在这种时候除了乱子一定会被他们三个以各种方式嘲笑。佐助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气,走到了鸣人的面前。


  为了体现出自然感,佐助特意走到了桌子前,想要斜靠着桌子,然后帅气地把书从腰后掏出来递给鸣人,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见鸣人语气有些阴沉地说:“是大筒木吗?”


  “……”佐助心里浮现出了逐渐放大的大写的“啥?”并在旁边伴随有无数的问号。


  “我听小樱说你可能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消息所以回到了宇智波族地去制定计划,是和大筒木一族有关吗?为什么不先告诉我?”鸣人仍然保持着这个姿势问。


  “……”小樱,一会咱俩得开个会唠唠了,佐助想,你这个助攻打得不好,非常不好,需要写个千字检讨。至于计划,是啊,这里确实有个计划……不过是关于如何合法跟你结婚的计划,佐助在心里说道。他用余光扫到了旁边的鹿丸,发现鹿丸一脸好像很头疼的表情。好吧,看来只有鸣人一个人弄错了。


   “我明白事情非常严重,但是作为在这个事件上你的唯一负责人,我还是希望你能跟我及时沟通,即使是……”鸣人的语气变得激动起来,眼看着就要拍案而起,结果“嘭”地一声巨响,佐助倒是先拍了桌子——用他空荡荡的袖管。原理不明,大概是靠气势和查克拉拍的。


  “即使是什么?”佐助挑了挑眉,用黑漆漆的右眼看着鸣人,“即使是战死吗?”


  “我……不是……”鸣人被他看得后背发凉,顿时气势弱了一些。


  “如果真的要战死我也不会死在外面随便什么地方,而是死在你的身边……”他平静地说,“什么也没说就离开的事不会发生第二次了鸣人,而且我今天来是为了别的事。”


  鸣人被他的话感动到,于是用一种热忱的目光去看佐助。被那双蔚蓝的眼睛盯着,就算是佐助也会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因而稍稍侧过了一些脸,把书从身后拿了出来。


  “难道是?”鸣人的眼睛立刻直了,在佐助手上的正是《请与忍者的我谈恋爱》的书,而且十分有可能就是鸣人那遍寻不着的珍贵的初版。


  “正是。”投射过来的鸣人的目光更加热切,佐助的耳朵都不禁烧红了。他就是拿鸣人那双眼睛没办法,这么说也许有些不大合适,但是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只要稍稍以一种小狗一样的表情盯着他,他就没有什么办法去抵抗了。


  鸣人张着嘴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整张脸都因为突如其来的喜悦而涨红了。他伸出手又缩回去,重复两次之后终于抵挡不住诱惑将书从佐助手里夺了过去,迫不及待地翻开封面。果然,在扉页的信息上写着的出版时间正是当时第一次出版的时间,而紧跟其后的“第一次印刷”的字样则更让鸣人血脉贲张。


  喜悦吧,鸣人。看着鸣人激动的表情,佐助不禁有些得意了起来。尽管与计划有所偏差,不过现在却回到了正轨。接着翻下去吧,鸣人,真正的惊喜还在更后面啊!他的心里顿时描绘出自己站在海边断崖之上,双臂抱胸,双腿叉开而立,仰天大笑,身后海浪滔天,落下时的水花组成了两个字“忍道”。


  鸣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小心翼翼地翻开了书页。一页、两页、三页……直到。


  “佐助……”


  “嗯?”关键点到了,佐助面向了鸣人,正要说出求婚的话语时,意外性第一的忍者爆发了。


  “为什么会这样啊!这可是珍惜的初版书啊!你居然就这么毁了它!”


  “哈?喂!你这个吊车尾!”佐助一把薅住了鸣人的领子,“好歹也是求婚礼物你不该好好地收下吗?”


  “你是想打架吗!我可是一直搜寻你书的初版啊!结果你居然把初版的第一本就这么毁了?”鸣人不甘示弱,也一把揪住了佐助的领子,大吼了起来。


  “难道我本人就放在你面前还不如一本书重要吗!”佐助十分生气,脸往前伸了一点显得更有几分气势。


  “你这家伙真啰嗦!男神和你是不一样的吧!”鸣人不甘示弱,大吼着向前凑,针尖对麦芒。


  “难道我不是就是你一直在评论区黏黏糊糊地追着的‘男神’吗?”佐助更进一步。


  “你是你,男神是男神啊!”鸣人紧随其上。


  “……”一旁帮忙办公的鹿丸叹了口气,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像刚从忍者学校毕业时一样幼稚地打闹起来,他决定捧起已经有一些冷却了的茶杯重新嘬一口茶。


  “吵死了你这个吊车尾,书什么的想要的话要多少都写给你就好了,但是这个戒指你今天必须得收下。”说完,佐助一下就吻住了鸣人的嘴。


  “噗——”鹿丸今天的第二口茶就这么被喷了出去,连带着的还有他的眼睛也差点从眼眶里瞪了出来。


  “……什……什么嘛……”嘴唇分开的时候,鸣人的脸已经红得跟拉面上煮熟的龙虾壳子没什么区别,在这些年中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成熟气质被一击而散,微扭过头磕磕绊绊地说,“居然用这种方法,真是太狡猾了……”


  “喂喂喂,你那思春少女一样的表情和语气是闹哪样啊……”在这种时候既不能离开办公室——如果离开了这两个人肯定又要在办公室搞起来而今天的文件却才刚看了个开头,也不想就这么看他们两个人腻歪的鹿丸在心里毫不留情地吐槽了起来。


  “你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吧……”佐助压低了声线,仿佛诱惑似的说着,一把握住了鸣人的无名指,食指与拇指捏着指环的边缘将它推了上去。他的脸再次凑到鸣人的面前,并再一次地吻了他。


  “注意一下这里还有个活人呢!”鹿丸的心中已然波涛汹涌了起来,那让他想起了每天下班后手鞠总是会坐在电视前看的电视剧,“这八点档一样的台词是要闹哪样啊?”


  “给我戴在这里的话,佐助你要戴在哪里啊?你的左手……”鸣人躲开了佐助的吻,突然发问,然后声音变得越来越细微不可闻。


  “我的话……”佐助并没做过多的解释,而是卷起了袖子。


  首先是断肢的截面,横着一道巨大狰狞的伤疤,而后是一道……银圈。


  “这是……啥?”鸣人的下巴险些掉了下来,他指了指佐助手臂上的银圈,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一时之间语言组织能力被清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戒指。”佐助淡然地回道。


  “不不不,你这不是戒指啊!你这根本是臂环了吧!”


  “不,是戒指。”佐助斩钉截铁地回答。


  “这就是臂环吧!”


  “是戒指。”


  “你当我傻吗?”


  佐助最终叹了一口气,由障眼法组成的臂环消失,他伸手从领口拽出了一根细链。链子本身有一些长,大概能到心脏的附近,底端有着一枚同样的戒指。


  鸣人的表情冷却了下来,也同样地叹了一口气,探身伸手将佐助的细链从他的颈后解了下来。那枚小小的戒指摊在鸣人的手心。他同样用食指和拇指捏着那枚戒指,拉起了佐助仅存的右手,将它戴在了佐助右手的无名指上。


  “对我来说,佐助的右手也是天赐的,所以戴在右手跟戴在右手都没有什么区别,我想和你戴同样的戒指啊。”鸣人坦率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即使他们已经在一起那么久了他仍然会为与佐助这样正式地凝视着彼此、认真地倾吐心声而变得面红耳赤。对面的佐助也与他一样,耳朵红得几乎能发光了。


  “鸣人……”


  “佐助!”


  “你们两个今天不把文件批完就谁都别想回家了!”眼看着事态即将升级,鹿丸啪地一声把自己桌面两大厚摞的文件甩在了鸣人面前,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不许干乱七八糟的,今晚下班前我会带着紫外线灯检查。”


  “哦。”


  “……”


  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但是好在,结果还是一样好的。真是可喜可贺呢,宇智波佐助君。


END


总之公开的番外就放完啦~然后明天码特典番外《Mile-High Club》(暂定(没准我就脑子一抽决定叫《请选择正确地点来进行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行为》呢))


然后暗搓搓地丢一个预售链接撩一撩:o(*////▽////*)q


我才不会说我已经见到大部分的图了呢~

评论

热度(175)

  1. anna4153复活型老蛋 转载了此文字
  2. 奉为羽秀复活型老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