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良辰

【佐鸣】圈管

五月四日报名学车:

*OOC


*OOC


*OOC






  木叶纪年3737年,正好是漩涡鸣人就职七代火影的一周年,但是这天的七代目并没有什么周年纪念日的聚餐和庆典安排,反而被奈良鹿丸关在办公室,中午吃的仍然是一乐拉面的外卖。


  鸣人趴在办公桌上,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耷拉着眼皮盯着面前成堆如山的公文及文件,感觉拉面也不好吃了。佐助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垂头丧气的景象,他走到办公桌边,递给鸣人一份文件,瞬间那沓厚厚的装订册子压在公文上头,彻底挡住了鸣人的视野。


  “没精神的话不如放个假。”佐助看着鸣人微微蹙起的眉头说道。


  “火影哪有假期???”鸣人撑着桌面坐直身,“对了佐助,说起来有件事要拜托你。”


  “什么事?”佐助看着鸣人眼下淡淡的倦意说道。


  “那个啦,我不是过几天要去火之国大名那里述职吗,当火影这一年倒是没有散户忍者来骚扰村子了,也没有人敢和我们挑衅,国际地位高了不少,话语权也是铿锵有力,但是——”鸣人长长吁了一口,“根据鹿丸帮我整理的报告来看,GDP增长速度降低了,只有卡卡西老师当火影时候的十分之一。我这两天被这件事愁得头发都要掉光了的说!”


  “所以你才剃了这个性——”佐助吞下感字的字音,生硬地清了清嗓子,“平头吗。”


  “嗯?这样洗头比较快!”


  “……”


  佐助脑子里出现了鸣人性感的小平头并且在阳光下甩甩水花的样子。


  “到底什么事。”佐助解开披风第一个扣子。


  “鹿丸说到时候一定会被问经济方面的问题,要先想好对策,他已经梳理完了税收方面的改进方案,建议再整理几个创收工程,到时候不会被责难得太过分。”


  “所以?”


  “所以这里有个GalGame你帮我测试一下!!!台词都是我写的!剧情是小樱她们根据四战写的,主角是我,她们说用我当主角比较有卖点,为了不欧欧西——对了欧欧西是什么意思?——涉及到我的台词都让我自己填,你拿回去玩玩看,过几天告诉我改进方案!”


  “……好。”佐助注意到鸣人的嘴唇有点干,而被观察的当事人也有所感应似的伸出舌头舔舔略带干涸的嘴唇,佐助不由感到一阵口干舌燥。


  “佐助,你吃饭了吗?”鸣人抬起眼睛,眨了眨眼,问道。


  “吃了。”佐助回答。


  “那你为什么看起来一副很饿的样子?”


  “……”


  “我请你吃拉面?”


  不,谢谢,我请你吃棒棒糖好了。这样想着的佐助,一边解开披风第二颗扣子一边一脸淡漠走到窗边,强行俯眺木叶。


  


  就这样,佐助在这个悠扬的午后,打开了一盘关系到木叶未来经济发展的游戏光盘。


  首先跳出来的画面,是大大的logo,写着四个大字:火影忍者。佐助按了按手柄上的确认键,火速跳过这段片头。开头是一段第一视角的角色介绍,鸣人作为九尾的人柱力,从小受人排挤,但是却活得非常积极向上,人生理想是和更多的人结下羁绊。


  看到“更多的人”四个字,佐助脑门仿佛有一根青筋突突了一下。


  一直到暮色降临,佐助都还在打这个神奇的GalGame,打到专注之处,甚至错过了门外给他送外卖的敲门声。但这样也好,不然外卖小哥将要看到的,可能是一个开着万花筒和轮回眼的宇智波佐助。


  现在佐助已经操作着鸣人打到了四战之后的终焉之谷剧情,看着画面里的自己和鸣人相互放大招把对方揍得血肉模糊,佐助也不由一阵紧张,毕竟这是故事的结尾,他的鸣人马上就要打通佐助线了。


  “鸣人,你到底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


  “看着佐助伤痕累累的侧脸,鸣人笑着望向天空说道:


  1、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2、(这里为什么要有2?by鸣人)”


  “咔嘣”一声,手柄被掰断了,佐助终于回忆起了那一天被朋友卡支配的恐惧。


  


  次日,火影办公室。


  经过一晚的休息,鸣人显然有精神多了,好几个影分身在处理不同的事物,本体正在办公桌上浏览公文,看到佐助进来,高兴地打了个招呼。


  “佐助,你来了!”寒暄的话还没说完,鸣人就看到佐助眼眶下极为明显的乌青色,“咦,你昨晚熬夜了吗?你的轮回眼好像有点内双。”


  佐助把比昨天更厚的一沓文件放在鸣人的办公桌上,鸣人吓得往后一退:“等等!这是什么,怎么那么厚,昨天的我才刚看完批复——!”


  “改进方案。”佐助淡淡说道。


  “改进方案?是那个游戏吗?你不会通宵打游戏了吧。”火影大人难以置信地拿起那叠文件准备细看,绑着绷带的手才碰到封面就被佐助压了下去,鸣人一脸懵逼地看着佐助。


  “?”


  “你不用看了,这个游戏要重做,叫制作团队来见我。”佐助看了看桌上的时钟,“现在是早上九点多,十点在会议室集合。”


  “你这么有干劲是很好啊佐助,但是……”


  “你有什么意见?”


  “九点五十六分是九点多也没错,四分钟我要怎么给你叫人啊?!”


  “哦,叫不到我走了,现在是九点五十七,你还有三分钟。”


  “……”


  “走出木叶,走向世界。”


  “我叫,我叫。”


  


  十点整,木叶高层专用大会议室,佐助站在首位,面前是一叠比两个指节还厚的文件。下面坐了十几个战战兢兢如临大敌的制作团队成员,包括小樱、井野、还有佐井。


  “首先,第一个BUG——”佐助话没说完,扫到下面有一个带着头巾的男人,冷冷哼了一声,“你是原画师?”


  那个打扮确实比其他人更保暖一些的人站起来,指着自己:“我吗?是的,我叫——”


  同样的,佐助也没有继续让他把话说完:“‘夺回风影’这部分是不是你画的?”


  “是我画的……”


  “好了,你可以走了,砂隐村的原画师。”佐助感觉脑门又有一根青筋突突跳起,“你有对称癌吗?为什么要给鸣人和我爱罗画那么多对称格?你以为你在画少女漫吗?”


  一下三个排比句问句,吓得另外两个原画师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对、对不起!我们也画了很多对称格,我们负责的是你和鸣人部分剧情,不过马上就可以改!”


  “没事,你们坐下吧。”


  “……”


  “……”


  小樱和井野对看一眼,用口型一字一顿地互问:佐、助、刚、刚、是、笑、了、吗?


  砂隐村的原画师离开以后,佐助又问:“雏田线的剧情是谁负责的?”


  一个忍者默默举起了手:“是我。”


  “不管怎么选,雏田对鸣人的好感度都在直线上升,这是什么BUG?”


  “可是雏田小姐就是不管鸣人做什么都会提升好感度,这是人物性格,改不了!”


  “是吗?”佐助又冷冷哼了一声,“鹿丸、宁次线的剧情都是谁负责的?”


  默默又站起来一个人。


  “原来还有重叠的。”佐助对着刚刚那几个编剧,冷冷一笑,“好了,你们都可以走了。”


  “……”


  一群人无奈离去后偌大的会议室里剩不了几个人,小樱和井野作为领头人被佐助这种显而易见的低气压弄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小樱清了清嗓子,询问佐助到底要改什么。


  谁知佐助冷冷一笑:“不打哑谜了,拆逆现在就走,哦,对了,凹党也必须走。”


  “……”你为什么这么懂哦,小樱两股战战。


  “……”你有点欧欧西啊,井野咽了口口水。


  唯有佐井后排以茶代酒,笑着朝佐助举了举杯。


  


  一个月后,这款名叫火影忍者的GalGame第二版赶制出炉了,七代火影及其心腹作为主要角色都收到了内测资格,某天下午聚在一起测评游戏。


  一路打下来都还算顺畅,只是日向宁次作为现今的火影暗卫忍不住在窗户外倒挂着探了头,表示自己明明没有收过鸣人那么多的朋友卡。


  等到四战对打宇智波斑时鸣人一脸惊慌失措差点把手柄丢出去:“鹿丸你为什么直接死了???这里你还对我说了一段超级感人肺腑的话呢!!!说要辅佐我当我的军师,还说这个人非你莫属???”


  木叶第一军师“啪”的一声拍上额头,扶额道:“佐助,介意下班喝一杯么,有些事我要跟你解释一下。”


  “嗯。”佐助面无表情地回答。


  一直打到最后终焉之谷决战,七代目都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兴奋之情,一直在说自己最后的台词超帅,超有感觉,超级像个少年英雄,还问小樱那句台词没有改动吧,佐助哼笑一声没有说话。


  “鸣人,你到底为什么,对我这么执着……”


  “看着佐助伤痕累累的侧脸,鸣人笑着望向天空说道:


  1、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2、因为,我想和你成为朋友,我想和你成为兄弟,我想和你成为家人,我想和你拥有世界上最漫长的关系,我想和你一起生老病死,我想承担你的痛苦,我想分享你的喜悦,我想和你血脉相连,我想和你一辈子都在一起,死亡也无法把我们分开。”


  所有人都盯着光标上下移动的七代目,可惜当事人毫无知觉,非但毫无知觉,还傻笑着摸头问道。


  “那个,小樱,这两个选项,有什么不同吗?”


  


  小樱、鹿丸、井野、宁次:可以,这很朋友。


  唯有佐助勾起一抹笑意。


  


  又过了一个月,这个游戏总算正式上市,并且卖出了很好的成绩。


  这天七代火影上街巡逻,看到雏田的妹妹花火一脸失落地吃着苹果糖,身后跟着雏田还有小樱。鸣人上前招呼,才说了一句话就惹得花火眼泪珠子吧嗒吧嗒地掉。鸣人忙问这是怎么了,雏田一脸担心,小樱耸耸肩,一脸爱莫能助的样子。


  “鸣人君,是这样的,花火在木叶论坛上写了一些和砂隐村外交有关的东西,最近好像还在收集长门的资料,说自己很萌师兄弟之间的羁绊,不过因为内容超过了分级,”雏田的脸烧红了,“好像被删除了呢,她又没来得及备份,所以很伤心。”


  “根本没有好吗!都是清水!这是CP大清洗啊!!可恶的圈管!!!”花火挥着苹果糖抗议。


  不过鸣人的注意力已经被其他人吸引走了,因为木叶丸正在街上作威作福圈地为王。鸣人唰唰唰跑过去抓着木叶丸的衣领,制止他继续在公共设施上乱涂乱画。


  “惠比寿呢?怎么不给你上课?!”


  “他啊,请假了啊,请了半年诶这个白痴老师!说是要回去填完一个叫《一吻定情》的坑,不然会人身安全会受到威胁,哼,我才不相信呢,只是厌烦我了吧……”


  后面的话鸣人没听清楚,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眼睛要瞎掉了必须佐助送一对宇智波特产的写轮眼才能治好。


  因为就在不远处的居酒屋,大白天他居然看到佐助和佐井一起从里面走出来,佐井还勾着佐助的背,而且两人说说笑笑——是的!他的佐助笑了——这时候鸣人也管不了为什么他要称呼佐助为“我的”,非常懵逼地叫过小樱:“佐井和佐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的?!”


  小樱怜爱地看了一眼鸣人,表示自己无法回答。


  


  那头佐井和佐助正在进行愉快的讨论。


  “没想到那份网络权限的文件鸣人签得那么痛快,真是帮了大忙了,最近新刊卖了五千本,既刊二刷也卖出去两千本,什么时候我再请你吃饭。”


  佐助笑得很内敛:“没权限还当什么圈管,你出下一本本子的时候副CP带一带我爱罗和鹿丸,战略性萌一下,省得一不小心双村长CP要爆。”


  “明白,我已经让井野开小号写我爱罗和鹿丸的拉郎了,效果不错,放心吧,他们爆不了,倒是你,下次参加忍者服招标会的时候记得把那家没有渔网衣的单位给否了,只要鸣人一天还穿着禁欲又情色的渔网衣,一天鸣佐就别想爆。”


  “嗯,我听说火影忍者要出个特典叫木叶学院?”


  “听说过这件事,策划案是木叶学院毕业典礼争夺鸣人的第二颗扣子吧。”


  “哦,那你记得让他们用写轮眼给我的角色开挂。”


  “没问题——诶,你去哪?”


  “去看看渔网衣。”


  


  鸣人看着佐助和佐井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胸前有点激凸有点凉。


  


  

评论

热度(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