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良辰

【佐鸣】溜肉段(1)

真是美味迷人的小妖精呢

玖琉:

 @栾灯 灯灯说梦见我码了1w字小黄文,因为这个催肉理由太别致了决定满足下她


#全程车……大概吧。非原著背景,半架空(这不重要!


#博主肉无能……博主肉无能……博主肉无能(这很重要!


先发第一部分试试水,等写完了可能弄个合集




正文




手机铃响起时鸣人正在执行任务。


一旁大腹便便的大叔正努力跟他献着殷勤,背景音不间断轰炸鼓膜,以致于鸣人分神间差点错过耳边的问话。


“男朋友的电话?”


说话对象推过来一杯鸡尾酒,水晶杯中色彩分明,闪烁的都是金钱光芒。鸣人的视线从酒体转向液体背面男人的脸,沿着上面沟壑纹路顺行而下,终于又落回琥珀色酒液。


他举杯一饮而尽,咽下最后一口液体,脸上浮现业务用微笑。


“这个嘛,秘密。”


再不顾男人的反应,他径直起身,穿过拥挤的人群,避开无数不怀好意伸来的咸猪手,终于在铃声消失前最后一秒,通过酒吧后门到达了僻静的巷中。


闪烁屏幕上“宇智波佐助”五个大字鲜艳刺目。


他注视那光亮黯淡湮没,平复了下呼吸,放松身体靠上背后砖墙。


滚烫的肌肤触碰到冰冷砖石,令他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好在他并没等待多久,来电铃声再一次打破了夜晚的寂静,这一次鸣人没有犹豫,一秒按下了接听键。


佐助声音混在夜风中显得格外冰冷。


“为什么不接电话?”


鸣人没有回答,他有些头晕,便把侧脸也贴到墙上。


“鸣人?”


没有反应,那边又叫了一声,“鸣人?”


“——漩涡鸣人!”


对方有点恼火了,声音冷锐擦过耳根,肌肤被那寒意割得微微发疼。


鸣人终于清醒了一点,抱着手机迷迷糊糊恩了一声。大约是声音里不自然的部分引起了对方注意,他几乎能想象出佐助在电话那头皱眉的神态。“你喝酒了?”


“嗯。”鸣人晃动几下脑袋试图令自己恢复点状态,酒精在血管中东奔西走,从胃部像有一团火在燃烧,延伸到四肢百骸,令他感觉无比燥热。他有一段时间没听过佐助的声音,现在那熟悉的嗓音在耳边萦绕,没由来令他变得口干舌燥。


一种空虚感弥漫全身,他喘息了一声,几乎整个人瘫在墙上。


“你现在在什么位置。”电话那头问话还在继续。


鸣人抬头看见酒吧后门顶上挂着的招牌,暧昧灯光闪动,照不亮这条黑暗的深巷。


“酒吧街的后门,一条没人的小巷子。”他说,“昏天黑地,适合杀人放火约会打炮。”他望望四周,又补充了一句,“没有监控。”


显然佐助没被他拙劣的笑话逗到。


“不管你在做什么,立刻撤回去。附近应该有接应人员吧,通知他们来接……”


“这是我的任务,佐助。”鸣人着重咬了“任务”两个字,“别打扰我。”


“胡闹。”佐助说,“别告诉我你的任务就是陪酒。”


“当然不是,我也没喝多少酒,顶多是最后一杯饮料出了点问题。”回忆中出现那杯色彩鲜艳的鸡尾酒,鸣人按着额头骂了句,“该死的,走得太急了,最后还是我付的账。”


他想着那个递酒的男人的脸,腹诽下次遇到定然要让对方好看。


不用说那杯饮料里被做了些手脚,但对抗药性强的鸣人来说问题不算太大。


“回去。”电话那头人没放弃,“你清醒时候智商就低,喝完酒更误事。”


“才怪……”鸣人小声嘟囔一句,也不管对方听没听清重新提高了音量,“别总管我,你又怎么样,一声不吭接了任务,孤身一人去不知道什么鬼地方,一消失十天半个月,打来电话第一件事就是埋汰我?少看不起人了,佐助。”


他换了一种挑衅般的口气继续道,“还记得吗,当年我们一起执行过的一起潜伏任务。”


鸣人清楚记得那是许多年前,任务需要佐助跟他扮作一对高中生情侣,任务结束后也是在某个无人的小巷,他被按在冷硬墙壁上,对方视线顺着他头顶发旋缓缓下落停留在下身水手裙上。


当时那滚烫视线里翻涌不休的唯有情欲。


【点我】




鸣人用全部人生确认了佐助是个混蛋。


无论是少不经事时候诸多挑衅,中二期各种日天日地一心撞南墙打死不回头,还是贯穿始终的冷面冷心冷言冷语,鸣人全都讨厌得要死,他就像是一团火,贴着佐助那块坚冰不放,烧了多少年以为好容易有点成就,结果就被上个月发生的现实狠狠打了脸。


佐助那个王八蛋趁着他受伤接了原本派给他的任务跑了。


这是鸣人睁开眼睛听说的第一件事,气得当场把吊瓶砸上了墙,跑了,混蛋佐助带着他的任务书跑路了,就留下了一箩筐番茄并一张纸条嘱咐他多补充维生素C。


补什么维生素C老子气得要补血了。


他手捏着个红彤彤的番茄果子到底没舍得捏,心想着等联系上那王八蛋第一件事就是削他。


结果这一等就是十天半个月,对方开头第一句话还是轻飘飘,“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鸣人觉得心头无名火蹭蹭蹭往上冒,噎得他连一句囫囵句子都吐不出来。


他知道最后那杯酒有问题,有问题最好,他漩涡鸣人准备借酒装疯了!


那混蛋的全部他都讨厌得要死,可更令他悲哀的是,那混蛋的全部他也喜欢得要死。


可恶,要是脑子清醒又被迷惑了怎么办。


鸣人狠狠拍了自己一巴掌,决定死守到底,绝不认怂。


 


十分钟后他踏进了一间情人旅店,分配的房间是旅店专用大床房,满屋都是艳俗亮瞎人眼的玫红色墙纸,四周散落着一些旅馆提供的情趣工具,皆是全新未拆封,鸣人走到正中那张心形大床前,用遥控器打开对面墙上挂着的显示屏。


朦胧光线很快变得清晰起来,屏幕那头出现了佐助的脸。他身处一个跟这边环境完全相反的房间,色调是死寂的白,看不到一点多余物品。镜头被刻意调整过了,看不到对方脖子以下部分。


佐助看着他,漆黑瞳孔如往昔一般看不出任何异样,鸣人有些恶意揣测脖子以下场景,没等他想出十种八种糟糕景象,那边打断了他。


“你真是没让人失望。”


鸣人抬头看了眼屏幕,确定对方本意绝对是想说不让人省心。


他挑眉做了个挑衅表情,嘴角勾起,“你不满意?”


“恰恰相反……”佐助回答,“有点满意过头了。”


意料之中的反应,因为任务的关系,鸣人今天的着装尤为夸张,紧身皮质上衣扣到最高一颗扣子,将颈部到腰部的线条完美勾勒,每一颗扣子都是形状繁复的锁扣,上面闪烁金属冰冷光芒,小麦色的一截腰部裸露在外,肚脐上也佩戴了饰品,紧实的腹肌往下是两条人鱼线,隐没在同材质的皮质短裙当中,再往下包裹住两条小腿的是及膝长靴,恨天高设计在束缚脚掌的同时将腿部与脚踝肌肉线条绷到了极限。大约是这样的装扮过于引人注目,鸣人来时随手套了件宽松外套,长长袖子盖住半截手掌,配合头顶垂落的两条卷曲马尾,妩媚中意外多了点纯情味道。两种完全相反的元素相遇的冲击力是巨大的,鸣人将变声器别在领口,对着屏幕那端抛了个飞吻,“这是我的荣幸。”


他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再回来的时候手上握着条皮鞭,鞭身抽打地面传出几声脆响,他将鞭子一圈圈缠绕上手腕,很快平整肌肤上浮现出粉色的勒痕,他用舌头一点点舔舐痕迹,直到食指部分才咬着指尖发出了含糊的声音,“我肯定我还能让你更加满意。”


答案是肯定的。


没有人能抵挡火力全开的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也不例外。


对面呼吸陡然变得沉重起来,清冷声线下藏着澎湃欲望。


“到床上去。”


他听从了对方的指示。今天的鸣人格外温顺,因为太过温顺,反而生出种异常攻击性。


【点我】




TBC


虽然不知道写得什么玩意儿,但作者真快肾亏了

评论(1)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