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良辰

[佐鸣]老师,请不要性骚扰。

阿初先生。:

老师,请不要性骚扰。


佐鸣。
老师佐x学生鸣。


 @soda君  流氓助x乖乖鸣设定。


谢谢提供梗!


200粉梗第一弹。


一本正经耍流氓系列。



漩涡鸣人领着卷子,正义凛然地站在“教工室”前,心脏扑通扑通撞击着胸膛。


他决定和这学期新上任的年轻班主任好好谈一谈。


鸣人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总是发出“吱呀”响声的木门。


这一切都源于鸣人最近的烦恼。


宇智波老师,他们的班主任先生,总是对他动手动脚,没错,就是性骚扰。


就像现在这样。


“鸣人?”鼻梁上挂着副金框眼镜的老师眯了眯眼,漂亮的黑眸里似乎映出了他的身影,柔软的黑发乖乖地贴在俊美的脸颊,整个人看上去既英俊,又有禁欲的美感——让人颇想扑上去把他系到最上的扣子解开,“你怎么来了?”


鸣人没做声,目光耿直而正经,清秀的小脸板的直直的,像个故作严肃的小大人。


“老师,你有读过木叶师生关系手册吗?”


“当然。”老师似乎有些疲惫地摘下了眼镜,眉目间沾染了一些倦色,他朝鸣人招了招手,像在招呼着小狗,“过来。”


鸣人仍然严肃地看着他,一动不动,似乎打算抵抗到底。


“……”宇智波老师颇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再不过来,平时表现由于不听老师指挥作降级处理。”


一谈到成绩,鸣人动了动,犹豫了三秒之后,慢吞吞地一小步一小步走近办公桌。


“怎么了?”佐助面不改色地圈住对方瘦瘦的腰,低头在鸣人的脸上亲了亲。


“教师手册里有规定老师不能对学生性骚扰吗?”


被性骚扰的鸣人毫不动摇,一本正经地板着脸,颇为正经地盯着老师黑色的眸。


“没有。”宇智波佐助低声笑了笑,面不改色地撒谎,他把鸣人圈在怀里,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又没忍住吻了吻他的唇,“鸣人觉得老师在性骚扰吗?”


“是的。”鸣人的脸一红,脸色更加的认真,“我很困扰。”


“可是你不喜欢老师吗?”佐助轻轻摩挲着鸣人的脸,像用手指亲吻着他的皮肤。


“不喜欢。”鸣人酷酷地说,“老师的被爱妄想症太严重了!”


“在学校能不要性骚扰我吗,老师?”


“可以。”佐助答应的很痛快,“公寓不行。”


“……”鸣人默然。


自从鸣人因为没有足够的房租被房东赶出居住了十多年的老屋之后,宇智波老师名正言顺地“包养”了他,他不仅在老师的双人公寓里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房租减半,而且还有免费的餐饮提供,佐助老师的手艺比他以前吃的都好上许多,让他第一次吃的时候就丢脸的哭了出来。


佐助只是默默地把他圈进自己的怀里,下巴抵着鸣人灿金柔软的发丝,像哄孩子似的拍拍他的背,在他哭的失控鼻子流水的时候,老师也没嫌弃,拿了纸巾动作温柔地帮他擦。


“老师…”收留我吧。鸣人眼睛肿的大大的,白皙的手指无力地抓着佐助的衣领。


“住下来吧。”老师说,俯下身安抚地亲了亲他。


从此,他就在宇智波老师家安安稳稳地住了下来。


只是…


明明有两间房间,怎么解释老师总是抱着被子来蹭他的床?!


第一次,外面打雷,雨哗啦啦的下。


睡的迷迷糊糊的鸣人隐约听见外面似乎有敲门声,光着脚去开了门,便看见英俊的老师抱着被子理所当然地进来,把被子塞在床的一边。


“老师,你在干嘛?”


“雷,怕。”老师面无表情的解释。


“……”


根本看不出来你在害怕好吗!


鸣人冷漠,锁了门躲进被窝里,把佐助挪挤到一边,疲倦地闭上眼,继续睡他的大头觉。


睡着睡着,鸣人觉得整个人凑进了一个热源,气息又温暖,又安心,他忍不住又往那儿凑了凑,找到了个舒服的位置,又沉沉地睡去。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他正窝在佐助老师的怀里,鸣人眨了眨眼睛,默默地移开。


第二天。


“好黑,我怕。”


“老师,爱迪生发明的电灯不是摆设用的。”


第三天。


“有蚊子。”


“老师房间的蚊帐是用来养蚊子的吗?”


第四天。


“热。”


“和人挤着会更热的,宇智波老师。”


第五天,第六天依旧是这样,宇智波老师通常会无视掉鸣人婉转的拒绝,抱着被子慢吞吞地睡在他的旁边,秒秒钟睡着。


后来,第七天。


“老师,不要说冷的没法睡,你之前是独居!”


“……”佐助低下眼睑,“没有你,睡不着。”


……


好吧,他认输。


鸣人木木地被熟能生巧的宇智波老师圈在怀里,佐助又习惯性地亲了亲鸣人的额头。


“晚安。”


 


“…晚安。”


 


鸣人轻轻地回答,任由着佐助关了灯,习惯性地钻进他怀里


 


自从这个晚上,佐助老师总算不用找各种理由来他的房间求一起睡,而且每天早上,鸣人总是会在老师温暖的怀里醒来,搓搓眼睛,吃着老师亲手做的早餐,然后一起到学校上课。


 


一来二往,学校里的同学们也发觉了鸣人最近和他们帅气的宇智波老师走的十分近的现象。


 


“哎,你和宇智波老师很熟吗?”丁次搭着他的肩,往嘴里嘎嘣嘎嘣塞着零食。


 


“…小心被老师看见,罚扫厕所。”鸣人提醒。


 


“哎呀,没关系啦!”丁次顿了顿,把手里的薯片塞到鹿丸手上,“不要转移话题!”


 


鹿丸:“……”


 


“就…普通的师生关系啊!”鸣人有些结结巴巴。


 


“信你是傻瓜。”丁次啐了口。


 


“不信拉倒!”鸣人朝朋友们做了个鬼脸,“一乐约吗?”


 


“不约,一乐拉面太少了,不够吃。”丁次婉拒,“要烤肉!”


 


“好,就烤肉,放学就去!”鸣人爽快地答应。


 


「放学和朋友们约烤肉啦!不回家吃饭!」


 


鸣人偷偷地给老师发短信,把头抵在桌子上,有些紧张地等待着回音。


 


「和谁?」佐助很快回消息。


 


「鹿丸他们啦!」


 


「门禁是八点,没回来有惩罚。」


 


老师公寓里什么时候设置门禁了?鸣人奇怪地想。


 


不过八点,他肯定能到家,也不早。


 


「好。」鸣人回道。


 


结果,他是没想到…


 


自己不仅被那群狐朋狗友灌了酒,还被拖着去唱了整整两个钟头的卡拉OK,回到家已经临近十点。


 


鸣人推开门,便看见佐助坐在沙发上,挑着眉看着他。


 


喝了酒的脑袋昏昏沉沉,眼前似乎出现了两个佐助的身影交叠在一起,然后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向他走来。


 


“我说过到门禁没回来会有惩罚吧。”佐助环着胸,一手绕过鸣人,在他的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


 


“难受…”鸣人嘟嘟囔囔,下意识地往佐助怀里钻,“老师,难受。”


 


“活该。”佐助难得没露出常常性骚扰他的时候那种正儿八经的脸,他扶着鸣人回到房间,粗鲁地丢在床上。“谁让你喝酒的?”


 


“他们让喝…”喝醉的鸣人难得坦诚了一番,委屈地瘪瘪嘴,主动搂着佐助的脖子往上蹭。


 


“……”佐助扶额,“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不惩罚你。”他又警告似的拍了拍鸣人的屁股。


 


鸣人眨巴眨巴眼睛,茫然地看着他,“老师要…惩罚我?”


 


“是的,惩罚。”佐助把一只手抵在小家伙的颈窝边,把身子凑近威胁着,“用你最喜欢的方法。”


 


“我不喜欢。”似乎是感觉到危机,鸣人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啊…鸣人不喜欢老师的性骚扰吗?”佐助俯下身子,舔了舔小家伙的耳垂,很快地便接受到了人轻微的颤抖,他低声笑了笑,“可能是奖励哦。”


 


“不要…”鸣人推搡着,“老师,请不要性骚扰。”他又板着脸,正儿八经地用几乎涣散的眼神瞪着佐助。


 


“不行,你没准时回家。”佐助把乱动的两只手抵到头顶,又把脸凑近吻了吻他的脸。


 


“我以后会准时的…今天是意外。”鸣人快哭了,脸整个红成了一片,热热的,感觉羞的要烧起来。“老师…我可以去扫厕所一星期!”他担保着。


 


“不行。”佐助眼都没眨就拒绝了,他狡黠地勾起了嘴角,“要不,换种?”


 


“好好好,换什么我都愿意!”鸣人大声地答应着,眼神扑朔迷离,难耐地动了动,“先…先放开我,宇智波老师。”


 


“你说的?”


 


“对,我说的!”鸣人感觉到身上的人越来越压下的重量,与耳边越来越灼热的温度,连忙答应。


 


“好。”佐助舔了舔唇,就等你这句话呢。“罚你和我在一起。”


 


……


 


他听错了吗?


 


“老师。”鸣人义正言辞地说,“师生之间不能乱伦。”


 


“鸣人,师生之间不叫乱伦,叫预备恋爱。”佐助吻了吻他的眼尾,声音威胁似的上挑,“鸣人不答应?”


 


“…不答应!”自己答应了绝对会被加速的吃掉的,鸣人很有自知之明,酷酷地拒绝。


 


“不答应?”佐助眯了眯眼睛,看我不治死你。他叹了口气,手指代替嘴唇在鸣人半露的胸膛上打着转儿,“既然鸣人不跟我在一起…”


 


“那我就操死你。”佐助面不改色,仿佛在说“人之初,性本善…”。


 


“……”尼玛,老师你能别用这种一本正经的语气说这么色情的话吗!鸣人在心里流泪。


 


“好吧。”他犹豫了一会儿,磨磨蹭蹭地答应。


 


“一辈子?”佐助趁机得寸进尺,用舌尖在鸣人的脖颈里打转儿,“不许反悔,嗯?”


 


“啊…”佐助的一声升调的“嗯?”把鸣人的心都吊起来了,软软湿濡的舌刮扫在皮肤上的感觉实在是刺激,他忍不住低低的呻吟了声,“好..好…一辈子。”


 


佐助于是停了动作,目光深沉地看着鸣人深深呼吸时上下起伏的胸膛。


 


鸣人冷静下来,想了想,补充,“不过不许性骚扰…!”


 


“好。”在一起之后那也不算性骚扰吧,佐助吻住了鸣人的唇,不急不缓地吸吮着。


 


性骚扰,别名其实就叫喜欢吧。


 


END.


最近犯春困,下夜自修就只想呼呼呼的大睡...所以即使有梗也抵抗不住睡意,咳。有点迟地送上,请不要介意!!x

评论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