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良辰

【佐鸣】楼下咖啡厅新来的店员有点奇怪

暗仔:

百fo点梗产物


食用提示:涉及明星睡粉、怪力乱神、司机拒载等


因为完全不懂,每次改都想给自己两大耳刮子,随便看看就好


感谢 @休憩小乡 点梗,感谢污云帮我纠正误区








楼下咖啡厅新来的店员有点奇怪。


话说回来,那家咖啡厅的店员很奇怪这种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要说为什么,因为这是晓娱乐公司大楼下的咖啡厅啊。


晓娱乐公司旗下的艺人,最大的特点大概就是,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要靠才华了,而且很多还是靠难以理解的才华。比方喜好穿孔、成员之间有着不需要对话的默契的朋克乐队佩恩六道,分明只有一个人却是交响乐团的百机赤蝎,还有传闻面具下面是帅哥却拉着金发帅哥迪达拉讲相声的阿飞,看起来是普通的动作戏演员,私底下是邪教教主的飞段。


相比之下,新晋男神宇智波佐助真是再正常不过了。唱唱歌、拍拍戏、接两条广告什么的。传闻是当家花旦宇智波鼬为了踏上寻找最美味团子之路,忽悠了自家弟弟来当艺人。


所以,以前的那些店员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嘛,不过是经常洒了咖啡,想引起偶像注意,让偶像觉得这个粉丝好可爱好清纯一点都不做作和其他的妖艳贱货好不一样啊。然后发生一些“你很好地引起了我的注意”“你勾起的火你自己来灭”如此一般的剧情罢了。


忽略不靠谱的店员,咖啡厅的简餐味道倒是不错,是解决午餐的好去处,关于新店员的传闻也多了起来。


“楼下终于招了个男店员了,谢天谢地”


“唉?我明明看到的是个双马尾金发美女啊”


“分明是个金色短发的小哥”


“看到了么,点餐的时候他居然是拿毛笔记的”


“啊啊,逗他问电话号码时,居然问那是什么”


“口音也好奇怪”


“你不知道,我第一天去的时候,一声欢迎光临吓死我了,还以为去了寿司店”


 “脸上那是什么啊”




新晋男神宇智波佐助平时就不参与同事之间的闲聊,最近更是没兴趣,墨色的双眼淡淡地扫着在调镜头的摄影师,想着赶紧拍完这个杂志封面就回家逗狐狸去。


对,逗狐狸去。


狐狸是从公园的树上掉下来的,上周末在公园有个公益活动,在调麦时,一个金黄的毛球掉了下来,慌张不已的小玩意在空中乱抓,最后掉到了一个刺猬头上面,还在宇智波佐助的额头上留了道抓痕。


当场工作人员一片混乱,经纪人急得发抖。


大明星却淡定无比地抱下小狐狸,说要带回去养。


于是,这场意外中断的公益活动意外地成功。


经纪人拉着佐助去打了狂犬疫苗,盛赞他的临机应变,没想到的是佐助是真的要带回去养。


“很可爱是没错啦,但应该是野生动物吧。”


“嗯,小鸣”佐助用手指挠了挠狐狸的下巴。


完全不听人话啊这个人。 






这只狐狸很像鸣人。


小时候去山上玩时,和哥哥走丢,被团子大妖怪追杀时,鸣人救了他。


团子大妖怪,现在想起来明显是哥哥假扮的,但是鸣人是一只真正的妖怪狐狸。鸣人有九条尾巴,看起来蓬松松一大团,会对他喊“这边这边跌吧哟!”


除此以外,和这只捡到的狐狸一样,金色柔软的毛发,湖蓝的滴溜溜的眼睛。


在年幼的佐助抱着鸣人时,他需要把小脸往上抬起,压住尾巴上的毛发,才能让眼睛看清前面的路,急匆匆把鸣人藏进房间的佐助,完全没有注意后回家的鼬手上的白色布偶服,而是拽着衣角恳求。


“哥哥,家里可以养妖怪么?”


“可以,但别让它在邻居面前说话,会吓着别人的。”鼬回答得理所当然。




现在想起来果然不对劲,宇智波鼬那家伙。


而且,现在也还是持续被哥哥坑的宇智波佐助,意外地听到了那位咖啡厅的新店员也叫鸣人,为了防止听错,佐助少见地开口问了一次。


叫旋涡鸣人。


宇智波佐助的日常除了工作、吃饭、睡觉、逗狐狸,又加了一个下午去咖啡厅喝下午茶的日常。




“唉唉唉?”


如传闻中一样拿着毛笔记客人菜品的咖啡厅服务员,看到宇智波佐助时睁大了蓝色的圆眼睛,脸上的胡须一样的胎记似乎都动了起来。


“宇智波佐助?”


难道真的是?


“嗯。”


“太好了,我是你的粉丝跌吧哟!”


宇智波佐助,人生第一次讨厌自己的明星身份。


鸣人是小时候遇见的妖怪,现在化作人形也没什么奇怪的,那金发碧眼和独特的口癖,可能是变身不完全导致的胡须,还有鸣人这个名字。


是他没错,他也知道自己,但不是佐助希望的那种知道。


“那个那个我说”鸣人压低了声音,掏出了纸巾“给我签个名吧,别让店长知道哦,她很讨厌店员为了追星应聘来着。”


鸣人的脸就在眼前,鸣人低声说话的气息呼到耳边。


但是鸣人知道的是海报上的自己,不是那个枕着它的尾巴的自己。


佐助心不在焉地签了名。






“哎嘿,签名get跌吧哟!”


鸣人在后厨就差亲上纸巾了。


“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店员,鸣人”


店长背后一声吓得鸣人全身抖了一遍。


“啊啊啊啊啊,纲手婆婆——!”


“嗯,宇智波家的那个小鬼啊”胸部雄伟的店长打量了下鸣人手上的纸巾“也不是不能追星,但在店里不可以作过分的举动,偶像们也是需要正常的生活的,总是碰到粉丝意味着总是处于工作状态,是个人都会很困扰的,明白?”


“嗯嗯”鸣人头如捣蒜。


鸣人骗家里人说出来修行,其实是被新晋男神宇智波佐助的海报迷得七荤八素,偷偷跑来城市里,在据说佐助会来作活动的公园蹲守,树上化做狐型睡过头了,第二天醒来便发现趴在偶像头顶这种幸福到晕倒的事。


以鸣人现在的实力,一个普通人类是困不住他的,但是这可是偶像家里哎,简直幸福得要过呼吸,佐助大人虽然每天都要去工作,但是一回家就会抱着自己各种揉搓顺毛。


啊,佐助大人帅气的脸,佐助大人纯黑的眼眸,佐助大人的手指在抚摸着我,屋子里是佐助的床,柜子全是佐助大人的衣服。


我的狐生,一生无悔跌吧哟!


“居然会喜欢那种面瘫啊,晓里面亲切的艺人可多了去了,那小子听说可是冷漠得不行”纲手店长和晓公司的人经常一起打麻将。


“才没有,佐助他性格很好的,佐助他哪里都好!”


“嗯嗯”司空见惯的纲手随便应和了一下。


脑残粉都这么说。


不好意思总是白吃白喝,鸣人觉得应该出去找份工作,以前在妙木山,他也经常跑去山下的拉面店帮工,于是他在卧室做了飞雷神标记,偷偷溜进佐助车子的后备箱,在晓公司楼下找了份咖啡厅服务员的工作。


既然住的地方已经充满了佐助大人的周边,那么就存钱给佐助大人买礼物好了跌吧哟。


太幸福了跌吧哟。






晓公司多的是看热闹不嫌殡大的人,在佐助连续来喝一星期的下午茶后,第一敢于作死的永远是鬼灯水月。


“佐助,我说,你要是真看上了那个服务生,就去找他要个电话号码呗”作死先锋水月理所当然地坐在佐助的对面位置上。


“我对他没有兴趣。”佐助一如既往的手肘撑桌,双手交叉在脸前。


“如果你能把你的视线从他的屁股上移开,我会更相信这句话的。”


“闭嘴。”


“我说,睡一两个粉丝很正常,你好我好大家好嘛”水月继续贯彻着作死大业。


“……”


“难不成你是第一次,不会吧佐助”


随着鸣人的走近,更主要是佐助越来越能杀死人的视线里,水月终于闭了嘴。


“两位要点什么?”小狐狸一如既往地笑得如太阳一般。


“老样子”


“唔…香蕉巧克力思慕雪”水月笑眯眯地递回了菜单“呐?给我你电话号码好么?”


“唉?”鸣人疑惑地歪头“我没有电话啦,有事打店里电话就行啦,话说思慕雪,搅拌机好像……啊,没关系,我有办法”


佐助双手挡住的嘴角微微牵起了一个弧度。


“啊,被拒绝了呢”水月见佐助心情转好,又动起了作死的心“对了,我说,那个服务生好像很喜欢小动物嘛,看他胸口的小青蛙徽章,你家里不是养了只狐狸,要不请他去看看,然后你就可以这样…那样…”


“闭嘴。”


虽然想让鸣人想起自己,但是才不要让他知道用他的名字给狐狸起名呢。


“喂,鸣人,要不要去佐助家看狐狸”水月笑眯眯地在头上比起了耳朵“很小只的,很可爱哦”


“……”


“啊哈……那个啊……有点……”


“那只狐狸也叫小鸣哟”水月毫无自觉地踩中火线。


“……来不来”佐助开始自暴自弃。


“啊……唉多”怎么办,那也是我呀。




鸣人纠结地脱下服务生制服,从左爪的术式里掏出常服换上,平时自己早就一个飞雷神回男神的卧室了,今天要坐男神的车回去,虽然也很开心,但是被揭穿怎么办,果然每天闻着男神的衣物入眠的奢侈生活是有限的。


狐生寂寞如雪。


不对,过会如何满混过关才是正经事啊。


然而鸣人一路也没想到办法,在玄关换鞋子时,一脸纠结,平时这时候已经是在男神怀里享受爱抚了,而不是在这里尴尬了。话说为什么要答应过来啊,但是拒绝男神的要求也不可能啊。


“鸣…鸣…”


嗯?


“小鸣……”


原来不是喊我啊,不对,这也是在喊我,粑粑麻麻九喇嘛怎么办啊跌吧哟!!


“也…也许在卧室里呢”趁男神进卧室的机会赶紧变回来。


鸣人确认佐助进了卧室,迅速变了狐型,把脱下来的衣服放进左前爪的术式里。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慢慢走到门口嗷呜示意了一声。


“小鸣”佐助抱起了金毛小狐狸,抚摸着它背上的毛发“担心死我了”


确实会担心,平时佐助回家时,鸣人听到钥匙声就已经在玄关等着了,就算睡着了,也是在客厅的沙发上窝成一团。


佐助抱着小狐狸走到客厅。


“鸣人?”


什么都没有,客厅的走道上只有一双拖鞋,是鸣人刚换上的。


“鸣人?!”


佐助抱着狐狸匆忙地查看各个房间。


“鸣人?鸣人?”


佐助抱着狐狸跑上了二楼。


“鸣人?鸣人?”


意识到情况更糟糕的狐狸,趁着佐助不注意飞雷神回了卧室,准备穿上衣服出现,在忙着分辨衣服的前后时,佐助就回到卧室取外套准备出去找鸣人。


于是,焦急万分的佐助看到了赤身裸体的鸣人。


……


带自己的粉丝加梦中情人回家,发现他在自己的卧室一丝不挂怎么办?


……


没想到他这么心急,我不上还是男人么?




点此上车




一个黑发的小男孩抱着一团金色的毛绒物体坐在家里的木制走廊上,光着小脚丫晃来晃去,男孩把脸放进蓬松的尾巴中间蹭了蹭。


“呐,鸣人,今天下雨呢,不能出去玩呢”


“嗷呜跌吧哟”


“鸣人,听说狐狸嫁女时会下雨呢”


“嗷呜,麻麻嫁过来时确实是呢”


“那,鸣人以后做我新娘好不好”


“好啊跌吧哟”


男孩嘿嘿笑着,抱着小狐狸在怀里揉蹭。




鸣人揉了揉眼睛,看着枕头旁边的佐助的睡颜,心想,什么啊,原来是小佐啊,可恶,居然长这么帅了。

评论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