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良辰

【佐鸣】大新闻

澈水茗烟:

-乐队paro,综艺梗,双明星佐鸣。
-送给浅马克太太, @马克克克克克 
马克太太要的综艺节目梗,这么渣也敢发的的勇气来源于,渣文之前,马克太太就答应过我,发现我是个文渣后还是会爱我的。
-文笔渣,没有逻辑,没有常识,但是有放飞自己的心。
 
 
 
 
 
火影15周年纪念演唱像是给完结的火影连载带来一场盛大的落幕。演唱会结束后,平地惊雷的焰火并没有熄灭,七班的工作变得愈加忙碌起来。木叶经纪公司决定趁热打铁,像是压榨干手下艺人的最后一滴血一样,4人团体各类通告和节目从那之后就没有断过,间或还有新的剧本和广告的邀约,压得一向一丝不苟对待工作的鸣人都有些吃不消。
 
鸣人丢下手边才叼了两口的便当盒,他指指前面桌子上的水示意,佐助就伸手递了瓶插好了吸管的水给他。保姆车上的空调打得有些低,今年东京6月初就已经燥热难安,让鸣人除了还能饮水以外,没有一点可以让胃部得到抚慰的胃口。
 
“五代目又和你说什么了?吊车尾的,看你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别提了,我本来是要去广告片场的,但是因为对方临时改期,纲手奶奶又新塞了一个档期安排给我”鸣人咬了咬吸管,刚准备发狠再折磨一下那可怜的塑料的时候,才想起来唇上有刚刚上好的妆,“不然你以为我干嘛这么晒还专门走过停车场跳到你车上来”
 
佐助看了他一眼,又问,“纲手安排你和我一起上这期综艺?你当真?”
 
“真的不能在真!”鸣人将水瓶递给一边的助理,屁股挪了挪往佐助的方向靠过来了一点,“临时就塞这种工作给我,问奶奶安排和台本却又告诉我没有,还让我来问你,说跟着你就好了”
 
“就你?带不动”佐助冷冷的回答他。
 
“谁想要你带?”鸣人啧了一声,吊着眼梢伸手指指他放在手边上的本子,“台本给我我自己看,一个玩游戏都从没赢过我的人还和我说带不动?看我下次虐你,明明打游戏就是小学生,佐助酱作业写完了没?”
 
“除了游戏,你还能举出其他的例子吗?”

佐助挑了挑眉梢,一脸不置可否,直接将台本丢给一边的鸣人,自己向背椅上靠了靠,为了不弄乱刚刚弄好的造型,他用稍显费劲的姿势微低着头开始闭目养神,假装没看见身边的多年搭档对自己做了个鬼脸。
 
车子平稳的运行着,车内空调温度打的很低,助理为了不打扰他们休息都放轻了手脚收捡着刚刚用过的东西,静谧的空间里,他只能听见鸣人低低默念台本时细细碎碎的声音。

鸣人一向对待工作无比认真,认真到力求完满几乎忘我的境界,可他对待自己的生活就马马虎虎的。他今早和鸣人上的是不同的通告,早上刚醒来的时候,他就看见鸣人在洗漱的身影,那人头上别着发卡固定住乱翘的刘海,叼着牙刷和他道了一声模糊不清的早安,迎着白炽灯呆板的白光,他还看见了鸣人眼睛底下有青青的淤痕。
 
佐助猜想鸣人一定在努力的背着台本中一些重要环节,加之想一下活跃气氛的台词,他一向这样严谨,用着百分百的精神努力在镜头前摆好每一个姿势,说好每一句话,以此来回馈所有将目光投向他的人。
 
他本来就这样耀眼,那勇往直前的毅力像是上帝早给他制造好的聚光灯,他从拿起麦克风的那一刻,就天生标明他属于舞台。鸣人自然,毫不伪装;时刻用嗓音燃烧自己的每一点活力与热情,好像要燃烧完自己,以将所有能给的东西奉献给他人一样。
 
佐助其实早就知道了鸣人的广告约今日有变,导致他会和他上一期综艺。只有鸣人,因为被佐助忘记告知了这个消息,所以才不明所以的而已。佐助摸了摸自己的左手无名指,往日弹吉他时,在他平日合着鸣人蕴含着爆发力的声音里滑起弦音时会给予特写的手上,素来都是干干净净不戴任何饰品的无名指指节,今日却有了一枚素雅的银圈。
 
然而鸣人只顾着全神贯注的看台本,完全没有注意到。
 
 
“欢迎来到今天的直播,我们本期的节目请来了木叶公司著名的七班,我们的主唱漩涡鸣人和吉他手宇智波佐助!”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人群们极快的欢呼了起来,哪怕是开拍前才临时被告知参加的鸣人,都在满场摇摆起来的手臂里,看到了晃动着自己的名字的应援牌。那些小小的霓虹灯组成了他的和佐助的名字,有一些还有七班的标号。从高处的舞台看下去,在略显黑暗的观众席里亮出一条条细细的水脉。
 
他和佐助终于一起站在了舞台上这种感觉,不论并肩多少年,不论站在哪一种大小的舞台上,不论是有多少人在下面欢呼,不论那发出来的分贝有多响,都能像心里那簇从不会熄灭的火苗被人加进了助燃料一样,让鸣人觉得激动的气血上涌,刺激着眼眶。
 
“最近鸣人君和佐助君所属的七班组合进入了第15个年头”主持人坐在两人的旋转椅前,对着观众开始以闲聊的姿态开场白,“我们都知道你们最近刚刚结束的纪念演唱会,请问一下两位,出道15年,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呢?”
 
导演这时立马先给了作为乐团主唱的鸣人一个特写
 
“说到15年,感慨最深的就是这同时也是我和佐助认识的第15年了。而且别看我们现在配合的挺默契,我们以前可还经常打架的呢!不过我只想说,能和佐助,能和七班在一起真是太好了”鸣人将视线投给佐助,故意起哄一样的说道,“佐助肯定也有话想对我说的吧?不要害羞哦,大胆的说出来”
 
佐助当然知道他是在配合主持人故意炒热气氛,“虽然你是个吊车尾,以前还是个连谱子都看不懂的笨蛋,但是看在你现在也能搭配起我的琴音的份上,勉强认同你做了我15年的搭档吧”
 
台下发出了哄笑声,还有不少女孩子疯狂的摆着手里两个人的应援牌,嘴里呼喊着一些佐助和鸣人听不清的词,那些声音嘈杂者聚集在了上空,传到耳边之像是尖叫。
 
“两个人感情真好呢”主持人笑容不变,按照台本的安排进一步调动话题,“除了15周年祝贺外,今天我们节目的主题,主要就是为了奖励一下那些喜欢了你们很多年的粉丝们——誓要更加全面的了解两位‘男神’们的真实模样,所以要请两位来回答一下观众的问题”
 
主持人伸手从旁边的道具组那儿接过来一个大箱子,箱子是四四方方的礼盒,包着漂亮的彩纸,彩纸裹得严严实实将盒面隐藏的密不透风,只有一个可供伸手进去取拿的开口,“这里面集合了所调查到的给你们的考题!粉丝们最想知道的‘以下情侣事件发生的话,男神们会怎样处理事件呢?’,希望两位能以最真实的想法来回答一下,不可以装帅哦!”
 
“这家伙才喜欢装帅呢,我一向都是以最真实的自己面对大家的でばよ”鸣人对着下面挥了挥手,他金黄色的头发在特意打过来的强调灯光下耀眼的像是在发光,让底下的粉丝们因为他这句玩笑话而发出了细小的嬉笑声。
 
主持人抽出第一张纸条,问道,“在和女朋友……”
 
“抱歉,我没有女朋友”
 
佐助突然打断了主持人,让对台本步骤非常熟悉的主持人楞了一下,连着鸣人也跟着略显惊异的看过来,都不明白他突然是要做什么。
 
“那”主持人极快的打圆场,摄影师赶快跟着将镜头切回主持人身上来,“那我们要不要现在请女嘉宾上来,体验一下感觉?”
 
“不了”佐助拒绝,“连亲密的伙伴都没有体验过的事,怎么能让别人率先体验?需要用到的情况下,就让鸣人来做搭档和我演就行了”
 
主持人提议被毫不犹豫的拒绝,这下面上有些挂不住。观众群里反而爆发了一阵巨大的讨论声,有些姑娘们激动的在下面喊起了一些莫名的口号,以SN的字母出现的最多。
 
主持人趁着观众们大势看来都热火朝天的支持态势,只得继续趁热打铁进行节目,“那么让我们来看第一题,请问:如果天下起了大雨,还没有代步工具,只好不容易只找到了一把伞,这时你会怎么做?”
 
“会注意尽量别让他被淋湿了”佐助率先回答道,“就像吊车尾的,别看平时一副这么健康的样子,其实因为很不会注意自己的身体而导致底子很差,我们上次一起出门散步,明明伞都挡在了他头上,结果还是感冒了”
 
鸣人被说身体很差的时候下意识就想反驳,可是遗憾的事,这件很不光彩的事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的,它就发生在上个月末的傍晚,那时他非要拉着写了一天稿的佐助出门散步,刚走到一半,本来流云绘染的天风云骤变,片刻间就阴翳了下来,继而果不其然下起了大雨。

鸣人很想抱着个脑袋跑到树下去,佐助赶忙将他拉住,一副‘真受不了你’的表情将伞挡在了他的头上,就推着鸣人的背开始跑起来,等两个人回到了家后,他才发现比起自己湿乎乎的半边衣服,佐助却连脸和头发都湿透了。
 
佐助的面色惯来平淡无波,此时在雨水的衬托下变得愈发的白,像是清晨时分沾了露水的蔷薇,瓷白的皮肤在暖色的光线下像是几乎透明一样。鸣人看到佐助快能拧出水来的样子感到很愧疚,本来还想让赶快让佐助换衣服,对方却先一步把他推进了放好水的浴室里了。
 
“泡好澡了再出来,脏兮兮的进来弄得屋子里全是水,给我增加工作”佐助很严肃的命令道,然后不是很温柔的关上了浴室的门。
 
结果第二天,佐助什么事都没有,他反而发烧哑了三天嗓子,只能抱起吉他陪佐助试弹,而不能唱出佐助谱出来的旋律。
 
“那次只是不小心,我平时可是很注重锻炼的”鸣人对着镜头故意秀了秀自己的三角肌。
 
“看不出来鸣人君是这样的吗?”主持人看着鸣人的动作笑起来,试图转移焦点人物,佐助给的回答引得有些不对题,让主持人只想赶快进行下一个问答,她说着又掏出了一张包装好的题卡,“请问:睡前会刻意给女朋友打电话吗?”
 
“不会”佐助毫不犹豫的回道。
 
“为什么呢?”主持人有点惊讶,故意强调,“现在的恋人之间都会很期待能互道早晚安,几乎可以说这是自己在对方心目中地位的象征呢”
 
“我会和对方住在一起,所以没必要打电话”佐助有意无意的回头看了一下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在我的观念里,确定了关系后肯定要住在一起,当面能和对方问早安晚安,不是比打电话有意义的多吗”
 
他这句话看似是在反问提问的主持人,但是视线却从头到尾微微向自己的左侧偏,如果这时候摄像头往这边给一个特写,那眼神执着而又深刻的模样简直就像是吉他手与他的主唱在攀谈一样。
 
鸣人接受到佐助的视线,下意识的却想要避开,他觉得脸颊微微发烫,竟是当着节目有些脸红。以前拍MV的时候就发现过佐助这种不同寻常的眼神,那视线会避过镜头的捕捉,平稳且不容躲避的投向他,然而每次发现佐助用这种很有深意的眼神看着他,那张俊雅出尘却带着绝不矫揉造作的肃穆看过来时,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在那漆黑的墨色里,只有你是有色彩的唯一的感觉。
 
“真是浪漫呢!”女主持人适当的做出小女生的激动样子。
 
“你呢,鸣人?”佐助不等主持人掉过话筒来,就抢在了主持人面前,有些喧宾夺主的问旁边的他的小主唱。
 
“我?”鸣人结结巴巴的接道,对着镜头灿烂的笑了一下,“我也是同居派的支持者呢!哈哈哈——我觉得既然能恋爱在一起,就要能尽量和对方更贴近才好嘛”
 
说完鸣人狠狠回瞪了一下佐助,他们对视的片刻,鸣人不期然捕捉到佐助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
 
就在昨天,一个月唯一仅有的休息夜,两人难得的放下了曲谱,坐在书房里玩游戏。在指针跨过了12点的那一刻,佐助连输自己三把之后,鸣人一脚踩在椅子上爽快的喝了一大口牛奶,他还来不及耀武扬威一下,面前这个男人丢下了鼠标就强行过来将他一把抗在了肩上,慢悠悠的荡过走廊,给丢回了卧室里。
 
“有本事再来,真人PK算什么英雄!”被硬邦邦的男人给抗在肩上的感觉并不舒服,鸣人觉得脑子里都要血液逆流,佐助瘦削的肩膀抵的他的肚子有些疼。
 
“谁会像你一样那么幼稚”佐助像给不听话的孩子盖被子一样,将鸣人推着往床内侧的方向推进了一些,“该睡觉了吊车尾的,明天你一早还有通告”
 
说罢,他低头给了鸣人一个晚安吻。佐助的晚安吻和他的人一样,气质上有些清冷,但在那唇离开额头后,却觉得额头上那一方小小的皮肤上,像是被烫伤了一样炙热。
 
“看来两位在感情观方面其实很相似,和热血的外表相反意外是浪漫主义者呢”主持人边说边拿出第三张题卡,打开读起来,“提问:平时会不会和恋人有固定的位置,让别人感觉插不进去一样?”
 
“这个问题我要强调一下,佐助这个人别看平时不爱说话,其实领地意识其实超强的”鸣人像要抢答问题的学生一样举起了手,另一边手还指了指佐助,“往常下通告后或者拍完戏,排练完之后大家一起去吃东西,他就不吭声坐在最左边,然后大家没义气,都把我往他右手边推,说不要和冷气制造机坐在一起,鸣人你帮忙挡挡风口”
 
“原来佐助君是领地意识很强的类型,看不出来哦”主持人跟着鸣人一起调笑起他来,“不过这也不是说明了你们两个人关系真的很好吧,以前还有过很多你们私下大打出手的传言呢,看来都是空穴来风”
 
“这点必须说明的很清楚,我和鸣人的关系非常好”佐助神色异常认真,语速有条不紊的接话,“而且他们会让你坐我旁边,是因为你是特别的”
 
他这是节目里第二次强势的去捕捉鸣人的视线,就像是撒下了网的猎人,佐助幽暗的鸦黑色眼睛里却承载着明亮的眸光,像是点亮了天空里的星辰,与鸣人蓝色的天际般的虹膜里交辉相印。
 
每次聚会上,佐助右手边的位置都固定是一个人的,这也算是同去的朋友们墨守成规的规矩了。别说都在畅谈着左手更靠近心脏的同时,佐助喜欢让鸣人坐在自己的右手边,只有这样他才能在吃饭的时候都能照顾到这个人,可以挡下他开心起来就不知节制举杯的手,可以给他夹取他喜欢的食物。
 
左边靠近的心房里的爱情是属于鸣人的,那空缺下来的右边也要毫不保留的奉献给他,就算那儿不能在存储爱情,也能将剩下的,爱情连带产生的蝴蝶效应一起给予对方。
 
就像我所的全部,都想要为你而生一样。
 
台下再度沸腾起来,佐助的声线很清丽,不同于鸣人那带着厚积薄发的爆发力,他的声音有些冷淡,配合那有些漠然的神色,竟像是传说中以声音诱惑航行之人的赛壬,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将闻者卷入自己的漩涡。

可是这种明显意味的话听在别有意味的粉丝耳朵里,却像是炸开了一场飓风一样。
 
导播室里时刻关注着观众们的收视,这一刻节目的直播回复瞬间暴涨,网络直播里收到的评论数成倍翻多
 
[这根本就是告白啊!]
 
[其实打从佐助少爷开始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搞不清楚,这个节目就是给迷妹看的,还是来秀恩爱的]
 
[LS你不能质疑爱豆们的专业素养,佐助君当然是来,秀恩爱的!]
 
[一本正经的秀恩爱,真是辣眼睛233333]
 
[心疼,这台节目我们的话唠鸣人君才说了几个字,一不小心就都被秀恩爱狂魔佐助君毫不留情的截断了话题]
 
[只有我还有良心担心现场的迷妹们,你们还好吗,你们心中的男神们估计要在一起了,你们要不要纪念自己的逝去的初恋?]
 
[他们不是在杂志里说只是好朋友吗]
 
[我是现场的迷妹,报告LS们,你担心错了,我们担心的是他们真的只是朋友]
 
[恩爱秀到这来了还是朋友?你们看看就这么短时间这两个人深情对望多少次了,都老夫老妻节奏,装什么小情侣]

[经过LS的提醒,我终于发现了形容词,这对根本就是老夫老妻!]

[求官方爸爸发糖,快说你们在一起了求你们了!]

……

导播室发现这期节目的评论在两个人的互动间急剧增长了起来,他们给主持人打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停下来。
 
主持人强撑着又拿出了几张题卡,问了几个模棱两可的问题,直播时间即将结束,主持人开始收官程词,“这期节目过后,大家肯定要更加迷恋你们了,特别是佐助君,平日看起来相当内敛的样子,而且还没有女朋友,但内在其实是这么有男友力的一个人,简直就是未来的模范丈夫”
 
接下来按照台本,主持人等着鸣人代表七班发言。这两个人要谦虚一下,然后强调七班即将进入一个新的转折点,再恰到好处的表露七班成员大致都一心扑在工作上,暂时不会考虑感情方面的事情。
 
主持人看鸣人握了握麦克风正准备开口,谁知这时候佐助先他一步站了起来。
 
“因为我的确不是男朋友”他突然伸手握住鸣人的手将他也一把拉了起来,他们伫立在舞台中央,佐助站在鸣人的左手侧,像是每次在乐团里弹响第一个音符时的站位一样,他背着吉他,和他的主唱并肩,“如你们所见,我是他丈夫,其实我们已经结婚了”
 
在导演拉大来不及收回的镜头前,木叶当红,乐坛里炙手可热的天才音乐家,吉他手宇智波佐助那双一次次流淌出打动人心弦的乐声的手上,修长的无名指指节底部带着一枚朴质的戒指,沿着打摩的光亮的表层弧面,荟萃的灯光在那素净的银圈上淌过一条流光。
 
那是他们的婚戒,素净淡雅,并不漆金包玉,平凡的像是好几年前度过的那些光鲜下别人不为所知的苦涩时光。

戒指鸣人也有一只,但因为职业的特殊性,除了他们在双方的亲人见证下发下誓言的那一天,就没有机会再佩戴了。
 
“我和鸣人成年后其实就在美国结婚了,我们的父母就是我们的见证人,在国内看来或许很多人不理解,但是,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
 
鸣人和佐助相握的手掌自然地随着紧贴的手腕变为十指紧扣,聚光灯下空气里有些炙热,佐助背后的衣物其实都被冷汗浸湿了,他觉得现在自己像是陷在了汪洋大海里,他的手里紧紧握着这唯一一块的浮木。这块浮木本来还是一根最高的桅杆,他高高在上的伫立着,站在能感受到阳光雨露的高度,迎接每一次乘风破浪。而如今自己这个不称职的水手的带领下,维持大船的道标陷进一场突然其来的暴风雨里,被他当做了最后的救命稻草,给狠狠的折断了。
 
他没有告诉鸣人他今天要把他们的事情在节目公布出来,也没有想到今后该何去何从。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孤注一掷一样,自私的将鸣人从刚刚攀爬上去的高高的山顶一起拽下来,和着自己一起下坠,下面被迷雾笼盖着,很有可能等待他们的就是深不见底的地狱。
 
佐助曾经身陷这片地狱里,在少年时期最疼痛,最隐秘的时间里,时光斑驳了岁月,斑驳了他的所有,却没能粉碎掉鸣人的坚持,当黑暗被撕裂了口子,光芒闪现的那一刻,他被鸣人牵着手一步步从悬崖底爬了上来。
 
鸣人只需要看着佐助,看到那熟悉的五官,他甚至不用太过于仔细去揣摩,就能明白佐助的想法。
 
佐助的眼神从来都是有某种很特别的魅力,他能致使你将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他一半,牢牢的被他吸引去。
 


他们像是在无声的强调,这个人是佐助,宇智波佐助,漩涡鸣人当年拼尽所有也要拉回来的宇智波佐助。



鸣人维持两人交握的姿势,空着的右手有些粗鲁的沿着自己的衣领口探进去,随之狠狠的拽出了一条项链,那条皮质的绳子末端系着一枚银质的戒指,没有繁复的花纹,只是一个素净的银圈。
 
这两个圆环连接了世界上最牢固的结点,被拥有它们的人牢牢牵引。不是用戒指证明爱情,是用戒指寄托爱情。
 
他们紧贴我们的皮肤和血脉,诉说着我们相爱这个事实。
 
“就是这样”鸣人将链子抬得与下颌同高,左手用力扣紧佐助的手指,紧到两人相贴的皮肤里似乎都起了薄汗,“男朋友什么的可能已经算不上了,因为我们已经结婚很多年啦,并且很幸福でばよ!”
 
他们就像是鸣人嗓音里出来的深情,从佐助琴弦里流出的韵律,以我的音契合你的音,以你的音填满我的曲。

他们握紧彼此,海中的水手与浮木也好,从悬崖勇敢下坠的挑战者也好。时光擦洗,那么多年过去,爱情依旧存在的如同呼吸一般理所当然。
 
彼时众人的眼光变得不再重要,四周的人群在这一刻像是蒙上了细密的雾霭变得模糊起来,他们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说道,“我爱你”
 
不知道台下谁第一个鼓起了掌,之后掌声雷鸣,演播室里工作人员们取下了自己的耳机,摄像头偏转了一下,给了他们的拥抱一个特写的镜头。
 
画面里他们交颈拥抱,背过可捕捉的画面看不见佐助被鸣人遮挡的脸,却不难看出漩涡鸣人的笑颜。
 
那就像是绽放在盛夏的向日葵,迎着毫无瑕疵的光辉挺直自己的背脊,朵朵花瓣摇摆舒张,透露出最幸福的笑容的模样。

滚动屏幕的评论没人再去细看,但著名吉他手——宇智波佐助,今天搞了个大新闻。
 
 
 
END
 

评论

热度(497)